<sub id="xtorz"></sub>
    <progress id="xtorz"><sup id="xtorz"><code id="xtorz"><command id="xtorz"></command></code></sup></progress>




        • 
          


        • 足球新聞

          暫停球員續約,滕哈赫值得更多支持

          發表于:2022-10-18 18:19:35

          暫停球員續約,滕哈赫值得更多支持

          根據《電訊報》的披露,滕哈赫已經叫停了曼聯高層所有正在進行或者計劃進行的球員續約事項,他計劃在剩餘賽季中繼續了解手下的這一批球員,用更細緻的考察來決定是否給他們提供一份新合同。

          這篇報道也提到了滕哈赫會在世界杯期間衡量之後來做決定,因為一旦到了球員合同隻剩半年的時候,海外的球隊都可以給球員提供一份新合同,這也是續約工作必須掌握的最佳時間點,以免被其他球隊“擡價”拉高續約籌碼。

          我取的标題已經表明了個人态度,但這則新聞本身絕對有更多的嚼頭,也能從背後讀出更多信息。

          回顧後弗格森時代的曼聯,俨然是一部挖墳伍德沃德的鞭屍史,俱樂部遇到的問題最後總能在他身上找到原因。

          滕哈赫叫停續約的新聞之所以會引起不大不小的轟動,自然是因為伍德沃德在任期間主導的“球員保值文化”對俱樂部足球事務的運營造成了長久且不健康的影響。

          先解釋一下伍德沃德信奉的這套“球員保值文化”,簡言之就是把球員具像化成資産,以财務表上的數據為準來決定球員的去留。比如一名球員的身價是2000萬歐元,曼聯為他付出1000萬的年薪來續約,就算這樣在足球界看來是腦溢血的操作,但是從财務報表上看這樣能增值1000萬,所以續約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從時間線來推算,曼聯在續約方面出現問題是從穆裡尼奧時期開始,此前從弗格森時代延續下來的慣例,是30歲及以上球員必須嚴格遵守1+1原則,也就是一年一簽,固定年限不得超過兩個賽季。随後這個先例在2017年被打破,曼聯給了費萊尼一份2+1賽季的續約合同,也算是開啟了潘多拉魔盒。

          如果說費萊尼的續約問題僅僅是時限問題,在2019年将他出售給山東隊并未影響到俱樂部的運營的話,那麼羅霍的例子就足夠說明問題了。

          2018年,曼聯在羅霍的合約還剩一年的情況下,直接為其續約三年到2021年,可以說是在費萊尼破先例的合同上再進一步。

          最為離譜的事情發生在2019年夏窗,當時的羅霍已經在曼聯屬于第四順位的中衛,幾乎是無球可踢的狀态,而埃弗頓為羅霍報價2000萬英鎊,可以說是誠意滿滿;然而伍德沃德将這份報價拒絕,并且給出一個理由:埃弗頓是曼聯的潛在競争對手,要避免增強對手實力的情況出現。

          随後羅霍被迫留在曼聯,在2020年的東窗租借到阿根廷聯賽,租借費為0歐元,拉普拉塔大學生隻需要承擔羅霍40%的薪水,在半個賽季之後,羅霍合同到期自由轉會至拉普拉塔大學,曼聯分文不掙。

          正是從羅霍的轉會事件之後,讓曼聯球迷徹底看清了伍德沃德在足球事務上的低能。類似的例子還有林加德和博格巴,曼聯在二者身上多次浪費出售良機,最後雙雙自由離隊;如果說球隊需要博格巴作為即戰力還情有可原,那麼在曼聯已經無路可走的林加德卻被強制留下,在合同僅剩一個賽季的情況下拒絕了西漢姆2000萬英鎊的報價,屬實是巨大的錯誤,和穆裡尼奧一樣,時任主帥索爾斯克亞也是伍德沃德任期内被拉下水的替罪羊之一。

          除了以上原因外,曼聯給予球員不合理的高額薪水将球隊整體的薪資水平擡到了英超第一的水準也是一個巨大的槽點。

          薪水問題集中在這兩點:

          一、“中産階級”薪水結構大幅領先其他球隊。

          二、球員非常容易就能獲得一份滿意的合同。

          根據俱樂部上賽季的财務報表顯示,曼聯上賽季的工資支出為3.226億英鎊,預計本賽季工資支出較上賽季增長約20%,達到3.842億英鎊,這份數據已經超越曼城獨占英超球隊榜首。

          短時間增加20%的直接原因是引進C羅(周薪48萬英鎊)、桑喬(35萬英鎊)以及瓦拉内(32萬英鎊),但除去這幾個人之外,讓曼聯薪資溢出的源頭來自于隊内的“中低産階級”。

          “中低産階級”是指并不是球隊絕對主力的球員,如瓊斯(12萬英鎊)、萬比薩卡(13萬英鎊)、弗雷德(15萬英鎊)、馬塔(14萬英鎊)、林加德(13萬英鎊)、馬蒂奇(16萬英鎊)、亨德森(12萬英鎊),這些球員的薪水放在同為big6的熱刺、阿森納、利物浦、切爾西的陣容裡也算是待遇非常不錯的水平,但是在曼聯隻能算是一個平均數,這就是為什麼曼聯的薪水總和能高居英超第一的原因。

          相比球員薪水結構過高,球員非常容易得到新合同是更大的症結。同樣是在2018年,當時在曼聯遭遇傷病困擾的菲爾瓊斯收到了一份三年新約,在原有的合同基礎上續約到了2022年夏天,用瓊斯經紀人的話說,在接到續約合同的時候他們都驚呆了。

          2019年德赫亞獲得了一份3+1的新合同,當時他的撲救反應以及競技狀态已經呈整體下滑的趨勢,但是伍德沃德給了他一份37.5萬英鎊的合同,超越當時奧布拉克的29萬成為了門将薪水的世界第一。

          另外一份好的合同應當是球員努力換來的,薩拉赫為了一份加薪合同與利物浦高層反複協商,最後是用幾乎一整個賽季的高光表現(31球+15助攻)才換來了一份新合同;呂迪格與切爾西因為薪水問題的不一緻反複拉扯,最後切爾西甘願讓他自由轉會至皇馬。

          然而在近些年的曼聯身上我從未看到過這種例子,球員想獲得一份滿意的合同隻需要在某些場次拿出好的表現就行,等拿到了offer之後此前的動力就會減去一大半。這樣會形成一種劣性文化,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劃水”。

          特别是對于年輕球員來說,自己的薪水與職業生涯的水平和發展都是基本挂鈎的,曼聯讓桑喬在21歲初登英超的時候就給予了35萬英鎊的薪水,直接與薩拉赫持平,僅次于德布勞内的37.5萬英鎊,然而桑喬與二者的差距是肉眼可見的。可以預見的是,桑喬不會為了得到一份心儀的offer去努力強化自己的水平,因為自己早已拿到手了,誰在乎呢?

          包括此前分别用20萬英鎊和25萬英鎊與拉什福德和馬夏爾續約,隻能證明伍德沃德對于球員的标準要求極低,不知道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難怪格雷澤能說出“馬夏爾是曼聯的貝利”這種話,他們眼中的标準和球迷們見到的不是同一種東西。

          滕哈赫正在試圖建立一支充滿活力的球隊,對于職業球員來說,物質上的需求才是球場動力的硬保障,如果總是在“永遠不被滿足“和“總是很滿足”之間做選擇,那球員是否有真正的動力在場上為球隊和球迷們奮鬥呢?這些都要打上巨大的問号。

          可以說滕哈赫已經點出了這幾年持續影響曼聯發展的一個弊端,在伍德沃德制定了這種惡性潛規則之後,會在不經意間影響球隊的運轉,比如門将的更新換代被拖延,幾名前任主帥出于各種原因沒有意識亦或是無法改變這種現狀,從而隻能在被動的棋局中被迫出招。滕哈赫能夠着手于改變這個問題就已經證明了他的能力,他也值得曼聯高層給予他更多的權限和時間去實踐自己的足球哲學。

          伍德沃德已經離去,阿諾德更像是一個合作者而非主導者,這是屬于滕哈赫的機遇,也是屬于曼聯的機遇,如果能排除這些陳年已久的内部幹擾因素,曼聯的重建才能算是在穩步前進。

          出處:對賽事前瞻,讓球指數,直播,結果,曆史戰績等賽前預測内容賠率分析比賽解讀。

          出處:www.20353.com

          對數據分析,比賽直播,結果,比分預測,賽事賽前情報,波膽等專業勝平負數據。!

          在线 看 福利影院